再论数字化转型的“转”与“型”

文章来源:APS研究
2022-04-06

数字化转型说起来应该是借助数字化的手段,实现制造企业的型态转换与改善。如果我们只是说我们的业务系统,已经软件化了,其实也是表现形式上的而已数字化,如果认为这就是转型了,显然这是根本不对的。因为之前信息化的路我们一直在走,那我们现在其数字化转型,肯定不是换个词汇这个意思。


“型什么”这是我们的目标。其实目标一直就在那里呀,比如,短周期、高柔性、低成本、高效率、可重构、快响应和绿色化、精益化、精细化、透明化、韧性化,或者自适应、自组织等等。即使面向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或者说产业形态,对于一个制造企业来说,这些优秀的基因或者表现是永恒的追求。


这些目标如何达到其实就是“如何转”的事情了,这才是重点。其实如何转这个命题,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其实一直都在持续的追求。从863CIMS工程开始一直涌现出来的各种先进制造模式,比如:并行工程、敏捷制造、精益生产、快速响应、敏捷应变、全面质量管理、大规模定制、扩散制造、云制造、制造网格、APS(应用服务提供商)、网络化协同制造等等,都是层出不穷的,后续其实也一直在持续发展。所有的先进模式都是或全面或局部、或技术或业务等角度对制造型态结果的一种描述,其实也都带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甚至实施路径。这些都是我们进行数字化转型,可以参考并且应该贯彻的底层理念支撑。离开了这些,数字化就是浮云,说实话,充其量也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插一句话。而我们一直谈论的智能化制造(智能制造),是我们着重发展的一种,那其实也只是一种而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智能制造也只是对于智能的一种偏爱或者是对于制造某种(智能)特征的片面追求。虽然智能这两个字就有一定的词语霸权。但是否真正的能够包容或者兼容上述的先进制造模式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的。其实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不同的企业对于先进制造模式的追求也是不一样的,智能似乎未必是包打天下的东西。更加需要指出的是。有可能因为智能这两个字,而让企业迷失了自己真正应该追求的东西。


回到本来的叙事脉络中来。对于数字化转型来说,借助于数字化的手段来进行转换提升塑造,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要追求的。


但要想强调数字化手段,那就必须要说明或者说来分析,有哪些是离了数字化而转不了的或实现不了的?从而使得我们心心念念的要用数字化手段。这就将问题转变为如何利用数字化的优势了,以及或甚至数字化能够带来什么颠覆或者更加符合企业发展和提升竞争优势的改变了。


数字化转型问题直指数字化优势体现在什么地方?


(1)数字化代表了速度,但速度并不代表正确。


相比于传统的人和人之间协同纸质文档的传输,数字化无疑代表了快速的传输。就如同我们对于瞬移这种特异功能一直心向神往,以为有有了这项能力。我想就可以做正确的事儿了,其实这是完全两个层次的概念。数字化在这个方面只是代表效率而已,并不能够保证必然正确。就如同我们对于数字化工厂来说,其实追求的就是工厂内的制造要素,流程环节以及业务之间的衔接,都具有数字化的量化表达,并进一步实现数字化信息连续规范无中断的方式的自动流转,其实说白了就是管理标准化、流程自动化。这样的话才能够达到正确的结果提供更好的支持。其实就如同高速公路是上面不让跑拖拉机。我们的公路研究规范也要求必须是规范的车辆才允许通行。其实现在我们所提倡的5G,也是利用其低延迟大带宽等可以支持实时工业数据传输的特点,其实也只是在手段和类似高速公路这个基础设施方面所提的要求而已。


(2)泛在的数字化,打破了传统的层次结构。


在信息传递手段不畅或不足的情况下,我们习惯于逐层映射与关联的官僚体系。数字化的泛在性特点,其实是在打破这种层级限制,扁平化就是典型的体现,比如用户需求直接贯穿到设计工艺制造等各个环节中,也就是说,晃荡的说出话,为我们业务组织的拓扑塑形提供了更大的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够聚焦真正的业务,而将之前的那种层级,尤其是只进行信息传递的层级进行了弱化,其实也是价值流的一种体现。而这种思路与我们在企业架构当中所提到的元模型架构等等,在道理上都是相通的。泛在的数字化,就为目前提出来的流程中台、数据中台等等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更为重要的是,扁平的结构其实就提供了更大的优化空间,就如同我们关于物联网所说的优化空间在急剧的扩大一样。只有底层的扁平化,甚至在个体的独立化乃至智能化的基础上,自组织自适应等得以实现才有可能。另外,泛在化也与离散化直接相关,也就如同微积分一样,为问题的解决提供了颠覆性的基础支持。


(3)数字化更加有利于解决熵增的问题,提高系统进化的可能。


我们借助于数字化手段进行转型。其实很大,目的是为了打破现有的枷锁,塑造新的型态。但可悲的是,可能我们很多所建设的所谓数字化系统,其实是建造了另外一种数字化枷锁而已,其典型的形式就是僵化和封闭。对于一个系统来说,良好的型态是能够进化,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能够伴随着企业业务与管理水平的提升而自然而然的提供支持和发生变化。另外,就是提供更加便利与直观的人机交互与协同,因为如果能够将人,不仅仅当作系统的使用方,而是当做系统外部能量的注入方,才能够让系统走出熵增的困局,这是一种融于人机协同甚至高于人机协同的一种形式,这样才能够把一个系统乃至企业真正的逐步的推进到带有进化特征的智能化阶段。


……………………………


当然,数字化还有一些传统的大家关注的优势,比如有利于更好的表达,包括知识和经验和机理的建模与仿真等。


一己之见,仅供参考。

作者信息:王爱民,北京理工大学数字化制造研究所,专业化APS、自适应智能工艺技术研究、系统开发与实施应用。


笔者公众号:智能制造随笔欢迎关注。


欢迎交流讨论,探讨合作。


微信号:Time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