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据驱动的刨根问底

文章来源:APS研究
2022-04-25

数据驱动这个词儿已经如雷贯耳了,但到底什么是数据驱动?或者数据驱动应该是什么样子?其实相应的描述与分析并不多。数据驱动是指导思想,也是一定要融合到各种各样的数字化业务系统里面来的。


笔者所理解的数字化工厂,其实就是对于工厂当中的制造要素、业务环节、流程衔接等数字化,并在此基础上通过连续规范无中断的方式,实现业务流程和数据的自动流转。说直白一些其实就是管理规范化和流程自动化,其追求的目标其实可以称之为:管理自动化。对于制造企业或者供应商来说,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但这个程度其实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数据驱动。


如果数据只是被业务系统调用并进一步的加工处理,其实是一种很被动的应用方式,传统的信息化和数字化,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这个是不能够称之为数据驱动的。不能说我的数据都是数字化的,在业务系统里面流转,就说这种形式就是数据驱动。


其实数据本身这个词汇表达的就是能够用于作为判断依据的数字或者数值。但我们在数据驱动这个油井下面。其实应该更加深层次的来看就数据的智能,或者说数据之上的信息、知识乃至智慧等等的进阶。并且这种智能不是被动的,比如被调用或者做一些处理分析,而是应该从主动推动业务的角度来分析数据驱动,这才是真正的所谓”驱动”的内涵,否则其实是数据”被动”而已。


建设数字化业务系统有一个最根本或者底层的原则就是:希望”事找人”而不是”人找事”。而这个原则背后其实与数据驱动的内涵是异曲同工的。就如同互联网最多也就能做个加法而已,而物联网的本质含义其实是惩罚的关系。互联网的目的是解决信息不对称并实现信息及时有效地流转和转换。而物联网的本质其实是事件驱动的,这是物联网的本意,也是物联网的高级应用。而我们所说的数据驱动所应具有的主动性,其实我们想要表达的是事件驱动。


这就要求我们对于数字化业务当中的数据不能仅仅停留在数据本身,否则是根本实现不了数据驱动的。而是应该探究数字化业务系统当中做运行的业务事件的关联关系,将其实是不具有自认知特性的或者只是数字化表达的数据进行层层的封装,类似从数据到信息到知识到智慧的逐层演变,实现对业务颗粒及其彼此作用关系的“物联”性质的提炼,这是比语义、本体论、WEB、语义网、链接数据、知识图谱的进化阶梯更进一步的智能形态。从数据驱动到事件驱动,是对现有数字化业务系统的一种完全颠覆。就是从我们的数据这一块经常提元模型一样,其实对于数字化系统来说,”元业务”(这个可能是一个新的概念)注定更加具有前瞻性。其实已知相关的技术已经有很大的探索进步了,比如我们在生产现场所提到的AGV路径调度方法或者所谓的第4代APS技术,其实都有这方面的技术影子。


数据驱动是一个很好的词汇,但绝不是字面的意思,这么说是为了大家便于理解,但刨根问底的深层次含义与实现必然会向智能方向发展,否则这些数据不能够产生智能,也就不可能是支持元业务模型的事件交互,其实这是最应该追求的所谓的业务知识与经验的沉淀。目前虽然工业互联网所倡导的微服务架构,里面也提了互操作机制,与之相比有一定的相关性或者说可参考性,但其实本质的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当前工业互联网。其实仍然是传统的数字化和信息化的那种认识和路子,有一些柔性可扩展的架构优点,但总体而言仍然是偏重于在开发手段上面有一些不同而已。

作者信息:王爱民,北京理工大学数字化制造研究所,专业化APS、自适应智能工艺技术研究、系统开发与实施应用。


笔者公众号:智能制造随笔欢迎关注。


欢迎交流讨论,探讨合作。


微信号:TimePatient